游戏王历史上的牌组 第二期 【牌组破坏】-绿色下载站漫画

本文由韩国无遮漫画榜编辑部编辑上音翻译,转载请注明

【游戏王环境史·目录】

游戏王历史上的牌组

【牌组破坏】(第二期)

点击查看环境势力分布图(第二期)

【基本数据】

【牌组解说】

·2000年4月

参考构筑(2000年4月1日)

【牌组破坏】,与通常的BEAT牌组不同,致力于将对手的牌组耗光从而获取胜利,是控制系牌组的一种。

进入第二期后,游戏王OCG开始使用新专家规则,同时也完善了牌组耗光时应该如何处理的相关规则。在此之前的规制是“牌组耗光的瞬间,生命值更多的一方获胜”,而之后则改为了“牌组耗光的玩家无法抽卡的情况下败北”,并沿用至今。

由于不需要进行输出,所以完全不会采用“双生精灵”等打手,空出来的这些卡位都是由具有牌组破坏效果的卡牌填满。不过也不是完全没有抵抗能力,也有的人会因一些理由加上一张“恶魔的召唤”。(※理由后述)

牌组构筑非常简单,除了最基础的牌组破坏卡“针虫”外,还下满了可以兼任资源回复用卡“变形壶”。虽然它们都是低身板的反转怪兽,但好在可以被“三眼怪(调整前)”“黑森林的魔女(调整前)”检索,所以还算稳定。

针虫“‘针虫’变为表侧表示时,从对手牌组上方将5张卡送去墓地。”

“‘变形壶’变为表侧表示时,对手和自己的手牌全部舍弃、从各自的牌组上抽5张卡。”

然而一般来讲,想要把对手的牌组全部磨光,算上通常抽卡也要发动4~5次效果才能做到,一共只有6张这种卡的话还是相当极限的。当时的卡池没有回收怪兽的手段,所以这些反转效果也基本是一次性的。

因此抗干扰能力很差,一次可能还好,两三次的话就会很难接受,很有可能直接丧失获胜手段。当时的【牌组破坏】会携带“恶魔的召唤”也是有这层理由在里面,但这也只不过是最低限度的保险罢了。

再加上此时仍是【手牌破坏三神器】的全盛期,别说出场以后被除去了,甚至握在手里都不安全,所以必须警惕这种情况的出现。不过说是需要警惕,但对先攻削手也的确一点办法都没有,最多只能祈祷对方不要削手。

克服了这些困难以后,也才刚刚站到起跑线上,而且BEATDOWN性能又不如其他众多牌组,在这方面也必须采取对策。上面给出的参考构筑里面加满了3张“光之护封剑”“和睦的使者”,就是为了补强防御面。

话虽如此,只有这两张卡的话也少显不足,就算顺利地进行着牌组破坏,也经常会出现来不及磨光牌组而被打死的情况。

总的来说,第二期初期的【牌组破坏】很难在环境中有所作为。

·2000年7月

参考构筑(2000年7月13日)

但是在2000年7月13日发售的《Pharaoh’s Servant -法老王的仆从-》中,诞生了数个新兵器,让整个牌组具备了成为环境主流的实力。

这些新兵器包括可以回收墓地反转怪兽的“暗黑使魔”,以及抑制进攻的强力卡牌“和平使者”等等。

暗黑使魔“反转:这张卡送去墓地时,自己和对手各从自己墓地选1只怪兽出场。”

当然最大的收获还是“电子壶”。

·反转:破坏场上所有怪兽。双方从自己牌组最上方开始翻5张牌、将其中所有4星以下的怪兽卡以任意的表示形式放到场上。

以上是当时“电子壶”的效果描述。“电子壶”是游戏王OCG最凶、最强反转怪兽之一,它不仅可以赚取大量资源,同时还能从牌组磨掉5张牌,与【牌组破坏】的理念完美契合。

而且还可以被“那两位”检索,相当于加了9张“电子壶”,在加上“变形壶”总共有12张卡牌是用来运转牌组的,稳定性甚至比【Good Stuff】还要高上一截。

由于获得了非常强大的牌组运转能力,以及众多防御卡牌,因此应对单个怪兽的必要性开始急剧下降。像“地割”“对死者的供奉”等单体除去卡、甚至“雷击”“神圣防护罩-反射镜力-”这些强力卡牌都从牌组中被抽了出去,填补这些卡空缺的则是“神之宣告”“魔法干扰阵”等反击陷阱。

这样构筑的好处就是可以对“鹰身女妖的羽毛扫”“大岚”等致命风卡具备一定的耐性,另外还能防一下“对死者的供奉”这种可以直接除去反转怪兽的卡。这些优点造成的影响非常大,让曾经的假想敌——【Good Stuff】陷入了痛苦的境地。

然而这个时期的“电子壶”和“暗黑使魔”效果文本写的十分模糊,造成了大规模的玩家误解。特别是“暗黑使魔”,大家甚至不知道这写的是什么意思,最后产生的矛盾越来越多,玩家们也开始尽量不使用它了。

所以这个时期的【牌组破坏】只在一部分地区有所的发展,整体定位依然更接近于娱乐向。

·2000年10月

参考构筑(2000年9月28日)

9月28日,《Curse of Anubis -阿努比斯的诅咒-》发售,【牌组破坏】又获得了“混沌壶”“过浅的墓穴”这2张卡,稳定性再次得到了提高。

混沌壶“反转:双方将场上的怪兽卡全部放回其持有者的牌组并洗牌。之后从牌组上翻卡、直到翻出和加入牌组的数量相同的怪兽卡为止。将它们里侧守备表示放置在场上。其余的卡送进墓地。”

过浅的墓穴“自己和对手分别从各自的墓地选择1张怪兽卡,里侧守备表示在各自场上盖放。”

集除去、展开、牌组破坏于一身的“混沌壶”,简直是给【牌组破坏】牌组量身定做的。“过浅的墓穴”也可以说是反转怪兽的专用“死者苏生”,让牌组更加灵活。

还采用了可以持续封锁魔法卡的“王宫的敕命(调整前)”。这张卡只是因为它太过强力才加入牌组的,和牌组本身的理念并无直接关系,而且本来这个牌组自己也要经常用“光之护封剑”,所以这张卡和这个牌组的相性反而很差。

“只要这张卡在场上表侧表示存在,所有的魔法卡的效果无效。没到自己的准备阶段需要支付700生命值。不支付的话,这张卡破坏。”

即便如此,大部分玩家仍然选择了采用它,“王宫的敕命(调整前)”就是如此强力。当时又正逢“魔法至上”的环境,根本没有不采用的理由。

这样一来,“和平使者”这种封锁系卡牌的定位就尴尬了,逐渐被踢出了采用圈。虽然从上面给出的构筑参考可以看出,从9月28日开始就已经将这些卡移出了构筑,但实际上到了10月中旬它们的使用率才有所下降。

和平使者“自己的准备阶段支付100生命值。表侧表示攻击力1500以上的怪兽不能攻击。”

顺带一提,和“王宫的敕命(调整前)”相反、可以持续封锁陷阱卡的“人造人索加”并没有形成多大威胁。【牌组破坏】里有“电子壶”“混沌壶”这些强力的重置盘面怪兽,所以怪兽卡基本上造成不了威胁。虽说也不能完全无视,但总的来说还是和“恶魔的召唤”没有什么区别。

当时它的主要假想敌【Good Stuff】的主力就是“人造人索加”,所以【牌组破坏】在与它对局时更有优势。

另外这个牌组对【苦选大法师】的相性也不错。只要把身体部分的配件送进墓地,就能从根本上阻止其完成特殊胜利。

另一方面,这个时期还出现了“抹杀的使徒”“停战协定”等非常具有针对性的卡牌,让【牌组破坏】的发展也不是一直那么顺利。

“破坏1只里侧守备表示的怪兽并从游戏中除外。如果那只怪兽是反转怪兽的场合,互相确认对方的牌组,将与被破坏的怪兽的同名卡全部从游戏中除外。之后将牌组洗切。”

“把里侧守备表示的怪兽全都变成表侧表示。这时,反转怪兽的效果不会发动。给予对手生命值以场上存在的效果怪兽数量x500点的伤害。”

特别是“抹杀的使徒”还是一张泛用性很强的卡牌,【牌组破坏】会采用“王宫的敕命(调整前)”也有它的一部分原因在里面,有的时候甚至不惜削减主卡的数量,也要采用这“对策卡的对策卡”。

·2000年11月上旬

参考构筑(2000年11月1日)

同年11月1日,“电子壶”和“混沌壶”同时被指定为了限制卡,【牌组破坏】遭到了极其严重的打击。之前那种“清场效果跟不要钱似的”战术再也无法实现,需要从头开始重审牌组的方向性。

提出的暂定解决方案是“死之卡组破坏病毒(调整前)”。因为是电子游戏的同捆卡牌,所以入手难度很高,但是性能的确非常强力。

死之卡组破坏病毒“解放自己场上1只攻击力1000以下的暗属性怪兽才能发动。对手场上的怪兽、对手的手牌、以及以对手回合开始数3回合内对手抽到的所有卡牌进行确认,破坏其中所有攻击力1500以上的怪兽。”

因为它的发动cost可以将暗属性怪兽迅速送进墓地,所以适合用来发动检索卡和“暗黑使魔”的效果,顺便还能用来逃避“抹杀的使徒”。

当然效果本身也很凶恶,对BEATDOWN系牌组来说是毁灭性的打击。就算有封锁陷阱卡的“人造人索加”,只要在它还在手牌里的适合除去,就没什么好怕,唯一的遗憾就是对那些检索用怪兽和黑暗大法师配件无效。

不过费了这么大功夫,【牌组破坏】在这个时期依然呈颓势。虽然还勉强保持着主流牌组的地位,但整体胜率有明显下滑,面对“停战协定”等对策卡还没有什么应对手段。

二十岁纯情男,爱上了一个他无法拥有的女人...「为什么?!我的理想型偏偏是死党的...?!」
2018-01-03
在水球比赛中遭遇扒泳裤事故后,便结束运动员生涯,转行做起了模特的蔡允(21),机缘巧合下,成为了一个紧急组建的水球队的替补选手。可没想到这个水球队的队长就是裸露事件的主谋咸秀浩(23)?!即便是在地狱般的魔鬼训练中,也依然拿吵架当家常便饭的二人,未来究竟还会发生什么。
2023-05-19
支配着冰天雪地的北极雪原的北极熊——罗•佩里儿,有一天在南边的塔上捡到了一只失忆的黑色兔子——罗比。随着时间的流逝,一直冷静且理智的佩里儿对罗比的执念越来越深,极夜逐渐靠近,动物们的本性被唤醒…佩里儿跟罗比也没能成为例外。
2023-05-19
化名为赛勒斯进入王宫的Alpha杀手,其实是丹尼尔.某天从王国那里接到了暗杀王世子拉斐尔的命令.但是拉斐尔明明8年前就死了…如果两人相见的话会发生什么呢?
2023-05-19
[李贤x允宰x叙厚的激情三角恋!]偶然在gay吧认识的李贤和允宰既是同属一个游泳队的选手,也是伴。从来都不分场地、尽情享受的二人,某一天却碰巧在事中被游泳馆职员叙厚撞见...
2023-05-19
我知道这样不对,但我的理智已在崩裂边缘,是酒精的影响?还是我真的......
2015-12-11
“李瑞允,你接过吻吗?”在经历过甜蜜又苦涩的巧克力味的初吻之后,关系变得生疏的瑞允和智浩。我以为高中毕业后就再也见不到你了…没想到瑞允却又以180度大转变的样子出现在了智浩面前。两人能结束过去的感情,重新回到好朋友的关系吗?
2023-05-19
长得美若天仙的她,居然只对有妇之夫有性趣?我该怎么做才能把她留在身边?
2022-06-15
應屆畢業生-啓陽在偶然機會下,和相當照顧他的材宇一同創建瞭登山社團。在一次爬完山酒酣耳熱的聚會下,啓陽喝得爛醉還跟著暗戀的女生-子晴一起回傢。 隔天清醒之後,啓陽不僅完全失去前一晚記憶,子晴還大聲責備他:「昨晚誰說你可以射我臉的…!!」
2023-05-10
综合格斗轻重量级冠军,‘朱在京’ 虽然被写作无败神话,但其实有一个他人都不知道的魔咒. 那就是在比赛前一天必须要有一次满意的sex才能获得胜利! 在京想要通过物理治疗师‘金丹’解决了这个魔咒…
2023-05-20